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十九章胡大官人和老白(为蓝天火云万赏加更)
    “老和尚尚好,小和尚没来···不见!”禅房内,传出妙空神僧的声音。

    林溪一愣,紧接着浑身一冷。

    “难不成···被看穿了?”林溪颇有立刻就遁走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却又克制住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下次再见吧!”林溪摇着手,疯疯癫癫的转身,觉得还是远离妙空神僧禅房的好。

    青山碧水间,竹楼小桥外。

    林溪盘腿坐在溪边青石上,看着溪水潺潺,整理着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以须弥和尚的身份,扬名天下,再做一些离经叛道的事情,也是一种收获负面情绪的方式。同时以类似于魔道的手段,去渡化一些人,渡化···什么才是渡化?渡化向善,还是渡化为恶?”林溪进行着掂量。

    “还有妙空老和尚,总觉得他已经看透了我,但是为什么却又不出手?是之前的伤势太重,一直没有好。还是···另有打算和期待?”

    “他说小和尚没来,小和尚指的一定是须弥,他的意思是···须弥还有可能活着?”林溪又观察了一遍被自己控制的须弥灵魂。

    属于须弥的印记,确确实实都被他给吞掉了。

    就连身处混沌潮汐的林溪本体,也陷入了思考。

    身为天魔,其实林溪比起那些真正存在数百上千甚至上万年的天魔,他还是太嫩了。

    虽然有传承记忆引导,但是天魔的秘密,林溪并未全部洞悉和知晓。

    “或许,再进一步升级,拥有相当自保能力后,可以试着接触一些,真正成型,拥有智慧的天魔。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块石头,破风朝着林溪飞来。

    林溪身披琉璃色,曲指一弹。

    将那石头拦下,却发现,石头上附着的力量,一层接着一层,仿佛连绵不绝一般。

    真元运转,气息混元。

    借助着座下大青石的力量,林溪将这力道抵消。

    却连累的大青石上,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纹。

    “曲风七连指,可是胡大官人来了?”林溪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哈哈哈···!

    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,一个声音道:“怎么样老白!我就说了,这和尚精明的很,即便是疯了···那也精明的很,绝对不会把咱们搞错。”

    一个身穿灰色短装,披着黑狐裘,胡子邋遢,头发凌乱,身材魁梧健硕的男子,先掠过竹林,犹如一只大鸟一般盘旋落在林溪身边。

    紧接着,白衣的公子哥,优雅的踩着竹叶,翩翩而至。

    “和尚自然是精明的和尚,只是差一点就成了死和尚。而死掉的和尚,即便是再精明,也下不了棋,读不了佛经,做不了画,也就没什么用处了。”白衣公子哥,轻摇着折扇,然后轻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那胡子邋遢的壮汉,便等着牛眼般大小的眼睛,看着林溪道:“所以说,这就是和尚你不够意思了!是没有把我和老白当兄弟,否则打上天音阁这种好事,怎么能不叫上我和老白?”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这样和林溪说话。

    那么林溪一定会怀疑他的用心,这个人一定言不由衷。

    毕竟须弥和尚被关在天音阁八年,八年的时间,足够让许多消息闭塞的朋友,都得到消息,若是有心来助,怕是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但是从须弥和尚的记忆中,林溪可以了解到,这位胡大官人,就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最喜欢的,就是躲到一个没人的地方,去过自己的小日子,完全断绝和外界的往来。

    所以,他如果不知道须弥和尚的事情,那完全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白衣公子哥,看着林溪,然后笑着说道:“我已经追踪到了换皮婆婆的下落,你如果要去找她,我可以代为引路。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哥没有解释,自己为什么没有去救须弥和尚。

    他一定是知道消息的。

    毕竟作为摩天崖黑帝的唯一弟子,手里掌握着摩天崖麾下三派十二楼,耳目不说遍及天下,也至少在雷州没有什么事情,能瞒得住他。

    林溪迟疑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会麻烦你的!有劳了!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微笑着,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他的温和与当初李铭的那种温和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李铭的温和带着距离,带着淡漠,带着一种骨子里居高临下的骄傲。

    而这位白衣公子的温和,是真正令人暖心的,就像他在修士界的外号。

    胡大官人一屁股坐在林溪身边,然后大声说道:“有时候,我真羡慕你和老白,你们都能有自己的故事,都能找到你们爱的人,也被人那样爱着。无论结果怎么样,至少这个过程存在,就让人羡慕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,却只能顾影自怜,有时候随便找一个女人,然后不断的告诉自己,我有多么爱她,简直爱的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他却并未有任何负面情绪涌向林溪。

    胡大官人说着话,已经从储物法宝中,取出了一坛酒,然后直接递给林溪。

    瞪着牛眼道:“你可别说不喝,我已经打听过了,你现在可是酒肉和尚花和尚,色戒、浑戒都被你这个疯和尚破的干净,痛快!”

    林溪接过酒坛子,拍开酒坛子上的封泥。

    浓郁刺鼻的酒香味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放了三十年的女儿红,我从老谢那里弄来的,虽然不是什么灵酒,但是就是这浑浊的滋味,我才最喜欢。”胡大官人在一旁说道。

    林溪仰头倒酒,酒染衣襟。

    随后将酒坛子交给胡大官人。

    胡大官人倒了一口后,又交给那看似潇洒,仿佛有洁癖的老白。

    老白也是一口灌下去,一点也不勉强。

    一坛酒当然不够喝的。

    所以胡大官人又拿出了好几坛。

    等到满地都是酒坛子了,林溪作为天魔,都感觉脑袋有点晕。

    胡大官人说话,就更没法子将舌头屡直了。

    老白却依旧是之前潇洒的摸样,仿佛喝进去的酒,全都被倒进了无底洞。

    至于是不是运功作弊了。

    当然,老白并不是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他只是天赋异禀而已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?琉璃僧变成了疯和尚,你是要成魔,还是成佛?是杀上天音阁,还是放下仇恨?”胡大官人拍着林溪的肩膀问道。

    老白看着林溪,没有说话,他的话似乎一直也并不多。

    但是他的意思,是和胡大官人一样的。

    林溪喝了一口酒,然后神情一变,指着二人哈哈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表情既滑稽,又显得古怪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个疯和尚,成魔成佛,与我何干?”

    “魔亦可,佛亦可,只需渡人都亦可。”

    “忆也可,忘也可,她若还在无不可!”

    “她都不在了···我做那些作甚?”林溪此刻无疑是影帝级别的表演,已经将自己充分的代入到了须弥和尚的角色中去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