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一百七十四章何处心安(求订阅)
    哈哈哈!

    苍老的笑声里,带着说不尽的萧索。

    落到话语中,却唯有‘饮酒’二字。

    自从侯冠宇的得位宴会之后,以此为契机,林溪时常来寻葛老饮酒。

    葛老平日无事,难得有一酒友,自然是十分欢迎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二者逐渐娴熟起来。

    从葛老口中,林溪得知了许多如今很少有人知道的秘事。

    比如上古古武者世界,整个世界曾经有六块大陆,幅员辽阔,疆域宽广。

    但是一场谁也说不清来由的大战,将六块大陆打沉了五块半,仅剩下如今以宸国为主的土地。以及一些在大战残余的余波中,气候、环境条件极为恶劣的恶土。

    也就是从那个时候之后,古武者没落下来。

    似乎是为了保护世界,当时的古武者们,选择不传或者单传真正的古武之法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会演变成如今这般局面,葛老却没有言明,林溪也没有追问。

    武者多具有强大的攻击性和破坏性,和修仙者不同。

    在青宵界,也曾经发生过上古仙庭一战。

    不过,事后有大量的修仙者,自行的修补山河,填湖隔海,多年之后,也算是将残破的世界,修补的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这既是一种修行,也是一种功德,有助于修行者获得天地的眷顾,获得成仙的机会。

    简单来讲,就是武者多是单纯的破坏狂。

    他们的破坏力强,但是破坏了之后,便束手无策,只能用一些笨办法,来维持世界的运转。

    而修仙者,既能破坏,也能修补。

    前面的人把世界打坏了,后面的人负责修补,又赚了一波功德···或许是循环利用世界,收割天道功德?

    “既然过的不痛快,怎么不离去?”林溪借着酒兴,朝着葛老问道。

    问问题讲究方式和方法。

    对不同的人,用不同的手段。

    那些软弱可欺的,又或者有求于你的,大可以直接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而像葛老这种,林溪需要慢慢的,细细的,一点点的,不着急的引导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痛快,这天下之大···又有何处痛快?”

    “几千年前,我也曾经像你这样,问过一个老人。他当时的回答是···天下之大,可容身之处甚多,可容心处却无。既然在哪里都不痛快···留不留在这里,又有什么区别?”葛老当然不容易醉,但是说的却全都是醉话。

    酒,醉不醉人,有时候不是那么清楚明了。

    但是想要醉酒的人,他总会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内无坚定不破的武道之心,外却已无有寄托,前不见路,后不见人,孤身一人,茕茕孑立。看来他是真的孤独···。”葛老的心态,林溪很好理解。

    这种心态状况,在修仙者中罕有。

    但是在天生神明之中,却很常见。

    简单来说就是心灵与力量与寿命,无法匹配。

    一个普通人,只是普通的心性,或许活个一百来岁,还能勉强支撑。

    但如果活了一千岁,一万岁,那么忍受着时间带来的孤独,忍受着时间带走所有熟悉的、喜爱的,那是一种何等样的痛苦?

    林溪现在作为天魔,已经感受不到这种情绪了。

    但是上一世,作为人时,他眼见过这种类似的状态。

    林溪上一世的外公,患有老年痴呆,偶尔清醒,大多数时候很糊涂。

    外祖母早早的去了,熟悉的朋友都不在了,甚至当记忆返回到年少时,那存在于记忆深处的一景一物,都早已不存。

    即便是在家门口,也会迷路。

    最后一次走失后,家人们是在一个水潭里找到了外公尸体。

    没有人清楚,外公究竟是不小心跌进去的,还是自己选择跳进去的。

    当时林溪便想,或许···若无承受孤独,面对改变的勇气和信心,那么寿长···是人生最后的大劫。

    那些少年时,记忆里僵尸片里,不老不死的僵尸,却厌倦长生。

    当时看来,仿佛矫情,不老不死何等潇洒快活,即便是不能正常饮食,那也应该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但是等到真正的心定下来,心灵有了归宿和港湾,害怕孤独的时候,一切的看法,却又不同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死?”林溪看着葛老问道。

    既然葛老这样的孤独,这样的厌倦此世,他为何不死?

    “因为我还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在等,我还有一个问题,没有找到答案。”在林溪的步步引导下,葛老终于靠近了林溪想要了解的话题核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应该是察觉了什么,我不在乎你怎么察觉的。现在···你做好准备,承受这个答案了吗?”葛老看着林溪,浑浊的眼睛里,竟然难得的闪烁着神采。

    林溪闻言,晒然一笑。

    果然···人老成精,哪有那么容易忽悠?

    除非脑子已经不好使了。

    好使的时候,那谁可真是谁也蒙不住。

    不过林溪并不担心,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
    除了对自己的自信,他还相信,葛老愿意和他说这么多,绝不是为了话题到此为止,借以戏耍他。

    毕竟,也不是谁都是断章狗,就喜欢吊胃口。

    “您说罢!”林溪说道。

    葛老也不忌讳什么,更不在意是否会有人监听。

    “宿位就是一个局,所有的真武武者,都是网中的鱼。”

    “天地之间有张大网,将天地间那股沛然的力量,拦截在了九霄之上,和九幽之下。但是要维持这张网,就必须要时不时的,有人为它补充能量。”

    “四十九位宿位武者,就是为这张网补充能量的薪柴。他们获得了更多的天地之力,却也终有一日,需要将所有得到的,尽数返还回去,能够压制天地之力的,也唯有天地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天地大网形成这么多年,有那么多的真武武者,却唯有我这个废人活的够久。因为大家都成了柴炭,都成为燃料。”

    葛老的话让林溪突然脑中灵光闪烁,有许多的疑问,忽然得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“难怪如此!”林溪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随后追问道:“您是知道了这个真相,所以选择了废掉自己,成为一根废材,不值得燃烧?”

    葛老却摇头道:“不!我活着的意义,早就不存在了。什么时候死,怎么死对我来讲,都没有区别。我只是想···再见她一面,问出我心中的疑惑。”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