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十八章 福星
    黎明时分,小晗正睡得迷迷糊糊,突然听到晨星叫她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赶忙爬起来,知道晨星是想小便了,便将升降床摇起来,将一个小盆子放到床上,可是晨星虽然尿急,却一直尿不出来,持续了十几分钟,小便才算解完。

    小晗问她怎么会这样,晨星不好意思:“医生说我是心理作用,心里觉得这样很脏,所以总是尿不出来,再这样不能去卫生间,我都要憋死了。”

    难怪她不敢吃东西,这也太难受了,早上大夫查房的时候,小晗问医生,什么时候晨星可以下床,医生又检查了一遍她的体征,对一边的护士说:“今天给患者拿一条护腰带,让她穿上试着下床走走吧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可以下床了,晨星的心情顿时好了许多,她先痛快地喝了一大杯茶,然后又吃了两块点心,就穿上了护腰,让小晗和黄晶扶着她在病房里慢慢走动。

    虽然很艰难,腰部依然不能用力,但是比起前些天卧床不起的日子,晨星已经觉得很幸福了。

    走了半个小时,在黄晶的搀扶下,晨星去卫生间里方便了一下,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。

    十点多的时候,晨星接到郭彩宜的电话,郭彩宜喜不自胜的声音传过来:“晨星,我告诉你一个大好的消息,导演刚刚告诉我,剧本不改了,剧组等着你回来继续演戏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晨星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:“郭姐,不会吧?不是都定了换角色吗?”

    “真的,千真万确,”郭彩宜确认:“昨天制片人和投资商都过来了,不仅确定剧本不改了,还逼着吴丽娜把剧组的损失都拿出来,三千万呢!我听剧务说,昨天吴丽娜的眼睛都哭肿了!”

    晨星开心得眼泪都流出来了,挂了电话之后,抱住小晗就亲了两口:“小晗,你真是我的福星,自从你过来,我这里一切都好起来了!”

    刘清宇的心里酸得不行,若不是晨星站不稳,他早就强势推开她了,等小晗和黄晶将晨星扶到床上,他立马拉过小晗,圈住她对晨星说:“你以后别亲她了,她是我的人,知道吗,只能我亲她!”

    晨星: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小晗大窘,拉着刘清宇就出来了,两人走到院子里,小晗指着刘清宇的鼻子:“你发什么疯啊?晨星是我的闺蜜,她亲我一下怎么了?我们俩个以前还睡过一张床呢!”

    一个不好的联想闪现在刘清宇的脑子里,他的脸涨红了:“你……你跟她该不会是那个关系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小晗愣了几秒,才意会到他说的意思,顿时大恼,拉过刘清宇的胳膊就掐了起来,直到把他掐的龇牙咧嘴,小晗才饶了他。

    刘清宇赶忙转移话题:“你不觉得晨星这件事透着蹊跷吗?”

    小晗当然也觉得奇怪,为什么制片人和投资人突然改了主意?剧组不仅愿意等着晨星这个小配角康复,还逼着高傲的吴丽娜低头,这种不合常理的事情背后,肯定有人在翻云覆雨。

    “你说是不是苏玥插手了这件事?”想到这个可能,小晗就很激动:“我就知道他不会坐视晨星被欺负,他肯定会护着晨星的。”

    见小晗对闺蜜的对象兴致勃勃,刘清宇的心里又酸起来了,他很担心,万一苏玥跟晨星真的走在了一起,小晗会不会把自己和苏玥放在一起比较,然后后悔跟自己在一起。

    他咳了两声,拿出手机,说:“说不定是咱们一厢情愿呢?苏玥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过来呢?我再打电话问问京城的消息吧。”

    刘清宇拨通了大伯母向真的电话,先简单地说了几句自己跟小晗在这里的情形,就开口打听:“大伯母,吴丽娜的事,你又听到新消息没有?”

    向真低低地笑了两声:“如果我猜得没错,吴丽娜的靠山倒了,她也横行不了几天了!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刘清宇兴奋莫名:“她的靠山是谁啊?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向真却不肯再多说,只是让他早点回来,别耽误了去部队报到。

    听了刘清宇的转述,小晗虽然有点失望,却也觉得更符合情理,如果不是吴丽娜的靠山倒了,制片人跟投资商也不至于这么强硬,吴丽娜也不会这么容易服软,看来还真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小晗跟刘清宇又回到病房,却不见了晨星,向护士打听,才知道晨星和黄晶去找主治大夫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晨星才回来,小晗问她:“你怎么不歇着,急着去找大夫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早点好起来,尽快回去拍戏,所以去问问大夫,有没有什么好法子,让我好得快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急什么?这个病得好好养着,反正损失有吴丽娜兜着,这是她应该付出的代价,你就安心养病吧。”

    “三千万呢!”晨星叹气:“这也太浪费了,这么多钱,够多少穷孩子上学啊?我实在不忍心这么糟蹋钱。”

    在一起多年,小晗知道晨星的节俭已经成了习惯,她是乡野农村出身,自幼就知道物力维艰,尤其见不得铺张浪费,如果让晨星来选,她宁愿自己受苦早日回去拍戏,也不舍得这样浪费资源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这两天,吴丽娜坐困愁城,既无法说服胡然帮她争取利益,也找不到厉害的人给她撑腰,只能在酒店的房间里大发脾气,把酒店里的茶杯、烟灰缸都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等她发泄够了,她表妹给她出主意:“姐,要不咱们去找找江晨星,让她早点回来拍戏,这样咱们不就能减少损失吗?”

    吴丽娜眼睛一亮,觉得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,万一江晨星愿意带伤拍戏,自己不就能少出钱吗?

    她一向利益至上,从不把脸皮当回事儿,这会儿自然也忘了自己过去是怎么对待晨星的,更不觉得让晨星早点出院有什么不妥,她让表妹去买了一个花篮和几样营养品,就带着表妹和经纪人一起去了晨星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吴丽娜到达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一点多,她让表妹把这些东西先给晨星送去,自己和经纪人去找给晨星治病的主治大夫,请他帮着想想法子,怎样才能让晨星早点出院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