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零八章 自作自受
    晨星眨巴着大眼睛,疑惑道:“可是我听说过床震、车震、马震,怎么从来就没有听说过机震呢?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孤陋寡闻,”苏玥刮了刮她挺翘的鼻头,启发她:“你想想,这种事情,只可能发生在什么样的群体里,这个群体里,会有人大嘴巴吗?”

    晨星想想也是,拥有私人飞机的都是超级富豪,这些人更注重隐私,谁会把这种事情说出去呢?

    她还在纠结要不要尝试一下,就看见苏玥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晨星知道他很累很累了,方才也不过是跟自己开玩笑罢了。

    苏玥抬腕看了看时间,跟晨星商量:“要不这样,我有些困,先睡一觉,到家再说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一宿没睡,晨星也倦了:“我也困了,咱们都好好睡一觉吧。”

    飞到了京城,苏玥带着晨星刚出航站楼,就看见宋培基急匆匆地走过来,苏玥叫了一声:“培基,你是来接我们的吗?”

    宋培基摇摇头,急忙向里奔去,回了苏玥一句:“等会儿再说!”

    苏玥不知道宋培基这么急有什么事,就跟晨星在车子里等了宋培基一会儿,过了十几分钟,宋培基哭丧着脸出来了,敲了敲车窗,对苏玥说:“佳佳刚刚又启程去了法国!”

    苏玥让他稍安勿躁,上车再说,宋培基上了他的车,招呼苏玥的一个保镖将自己的车开回去。

    在路上,苏玥将前两天胡佳佳给自己打电话的事情告诉了他:“估计是王晖不肯收手,佳佳绝望之下,这才远走欧洲,也是眼不见心不烦的意思吧。”

    宋培基精神大振,问苏玥:“那我要不要追到欧洲去?她一个人怪让人担心的!”

    苏玥劝他沉住气:“佳佳是个很有主见的姑娘,她跟王晖的事情,你让她不受任何干扰地做出决定,我觉得,如果王晖执迷不悟,佳佳肯定要跟他分手,只是时间的早晚而已,你跟过去,反而让佳佳为难,懂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最近欧洲那么乱,她去那里安全怎么保障啊?我过去给她安排一下吧!”

    苏玥知道他是关心则乱,提醒他:“不会的,佳佳自有分寸,她去法国,肯定会住在我们家的酒店或者庄园里,你前不久才帮我物色了二十个退役的特种兵去那边做安保工作,佳佳一到法国,那边就会有人负责她的安全的。”

    宋培基这才打消了跟着胡佳佳过去的念头,跟苏玥一起回了南岸别墅。

    南岸别墅里的管家吴军早已准备好饭菜,一群人坐下之后,苏玥看了晨星一眼,只见她面色潮红,眼神迷离,牙齿咬得格格直响,知道她难受得狠了,当下顾不得大伙儿的看法,说了句你们先吃,抱着她就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大家面面相觑,跟了苏玥几年的保镖跟宋培基还从来没有见过苏玥这幅样子,这俩人这几天天天都在一起,不至于饥渴成这个样子吧?

    吴军招呼大家先吃,他细心地给苏玥和晨星留了饭菜,想着他们很快就会下来,谁知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多,苏玥才一脸疲惫地下了楼。

    吴军见他精神状况不佳,急忙问他是不是不舒服,要不要叫大夫过来?

    苏玥摆摆手,让吴军给他和晨星弄点吃的,因为晨星不好意思下来,苏玥只好把饭菜都端到楼上的小客厅里,两人吃过饭之后,苏玥让晨星再睡一觉,他找宋培基说点事情就回来陪她。

    宋培基等他半天了,见他这副疲惫的模样,忍不住劝他:“表哥,你这样真不好,就这几天没见,我觉得你瘦了不少,你也不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了,哪能这样不知道节制呢?”

    苏玥没法子跟他解释这件事,见他还有一大堆的大道理等着自己,只好骗他道:“你想哪里去了?我岂能是那样胡闹的人?只是晨星身体不适,连着发了两天的高烧,我因为照顾她两天没睡好,这才有点疲惫,你就别自作聪明了!”

    宋培基想起晨星方才的样子,确实像是生病了,难怪苏玥这么紧张,他劝苏玥:“晨星生病了,你让她住院啊,别在家里耽误了病情不说,还把自己折磨得日夜不安,何苦呢?”

    苏玥含糊道:“医生让她在家吃药,我再看看,实在不行,明天就送她去住院。”

    宋培基见他主意已定,也就不再多说,将自己跟胡亚澜面谈的内容告诉了苏玥。

    关于艾家的问题,胡老爷子的看法是,艾家只是纯粹的生意人,这些年并不曾牵涉到权力之争当中,所以苏家跟他之间的商业行为,不会有太大的问题。

    关于苏玥想自立门户的事情,胡亚澜骂了苏玥几句小兔崽子,然后说:香江的李生在欧洲和美洲的生意早已超过本埠,苏氏势必要走国际化的道路,苏玥将苏家在海外的基地做扎实了,自不自立都一样。

    苏玥问宋培基:“你有没有跟外公说你想跟佳佳在一起的事情?”

    宋培基耷拉着脑袋,半天才道:“说了,老爷子根本没理我,他白了我一眼,就起身出了厅门,对他的勤务兵小李说:走,咱们再去跟票友唱一段《萧何月下追韩信》,就丢下我出门了!”

    苏玥闭目沉思了一会儿,笑道:“培基,外公的意思很明显,他让你先下手为强!”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宋培基很疑惑:“我回去专门查了这段的唱词,没看出来你说的这个意思啊!”

    “这段戏,父亲请一位京剧大师给我讲过,”苏玥很笃定:“这段戏里最有名的两句唱词就是‘先到咸阳为王上,后到咸阳扶保在朝纲……’,先后之别,君臣之份,不是先下手为强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宋培基登时放下了心中的大石,认真地谢了苏玥:“知道了老人家的态度,我就放了一半的心了,你知道,你舅舅那人很傲慢,我父亲向来跟他不对劲儿,你舅妈一直看不上我,在他们家,我想获得认可的难度,跟王晖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:。: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