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百四十九章 组团吹捧
    剧组的各路人马都回来了,今晚参加杀青酒会的有几百名演职人员,酒店把主宴会厅给了剧组,主宴会厅楼上楼下有十个房间,楼下大厅可以席开三十桌,就这样的容量,大厅里也几乎全坐满了。

    汪兆星带着胡玄宁到了导演组的房间,他跟副导演交代一声,说一会儿跟主创还要再商量几个问题,让他带着其他人再开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汪兆星又让助理把美术组的彭也叫过来,彭也跟他一对眼,就知道汪兆星叫他过来做什么,就建议把制片主任梅翔也喊过来,梅翔学舞台设计出身,过去跟胡玄宁也有过合作,算是老朋友了。

    组团忽悠的班子建好了,汪兆星才让助理把叶开远、黄萌萌、光头和晨星都叫过来,当然,让叶开远和黄萌萌和光头过来,纯粹是掩人耳目,毕竟玄墨老师也是要面子的。

    叶开远、黄萌萌、光头三人很快就过来了,晨星跟陶艳王铮坐在一起,都已经吃上了,这会儿听说导演叫她过去坐,晨星觉得不自在,跟汪导他们坐在一起,自己拘束得根本就吃不饱,就想过去敬个酒,跟导演说一声,自己还是坐在大厅里好了。

    晨星拉着陶艳,拿着一瓶汾酒进了导演组的房间,对汪导说:“我在外面都吃上了,就不在这里吃了,我给大家敬个酒,祝大家吃好喝好心情好。”

    众皆愕然,对晨星的不谙世事有了更深的了解,多好的跟导演加深感情的机会,别人求之不得,她竟然毫不珍惜。

    陶艳比晨星老于世故,替她解释道:“晨星是觉得自己不会喝酒,也不善言谈,怕跟大家一起败了大家的兴致,所以才想跟我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汪兆星只得安抚晨星:“放心吧,不用喝酒,今晚主要在一起说点儿事,你跟陶艳都坐下吧,咱们边吃边说。”

    本来汪导没有叫自己,陶艳知道自己最好离开,可是难得有机会跟玄墨老师坐在一张桌子上,而晨星显然也希望自己陪着她,所以陶艳犹豫了片刻,就拉了晨星一把,跟她一起坐在光头的旁边。

    胡玄宁知道汪导的意思,他其实也想多跟晨星相处,只是敌人已经占据了先机,且在晨星这里黑了自己,他一个不小心,连靠近晨星的机会都没有,所以一直克制着自己,尽量不去刻意地关注晨星,免得晨星过早发现自己的目的。

    汪导今晚做的这个局,就深得朕心,既能见到晨星,又不至于让晨星觉得他别有用心,简直堪称完美。

    汪导先说了几句后期宣传的事情,让几位主创都安排好时间配合宣传,一边又对晨星说:“晨星,这一段事情太忙,我忘了告诉你,导演组已经商量过了,再给你加30万的片酬,这几天就打到你们公司。”

    晨星赶忙将嘴里的藕合咽下去,说:“没事,导演,我只要有戏演就很高兴,片酬什么的,我没有很在意。”

    黄萌萌很讨厌晨星,真想啐她一口,做演员不在意片酬,你是活**不成?她一直觉得晨星人很虚伪,装傻充愣地到处刷好感。

    叶开远心想,你有黑卡的副卡,当然对这一点钱不在意了,光头跟陶艳自从知道她跟苏玥在一起,就觉得钱对晨星根本不是问题,唯独汪兆星知道,晨星是个真的热爱拍戏的演员,这句话很大程度上就是她的真心话。

    汪兆星的幌子一说完,彭也就心领神会地开始吹嘘自己老师在国内外取得的成就,他故意问胡玄宁:“我听说,台北国画艺术馆想出五千万收藏你的两幅画,被你拒绝了?”

    这件事牵涉到政治,胡玄宁不便多说,只得含糊道:“弯弯那里有跟我画风相似的画家,我们关系还挺好,我就建议台北国画馆收藏他的画,他怀才不遇,很缺钱,我又不缺钱,就算帮朋友一把吧。”

    制片主任梅翔更是捧哏的老手,他问胡玄宁:“你是学国画的,怎么对西洋技法那么在行呢?去年佳士得拍卖行拍卖你的一副油画,竟然拍出了三百万欧元的高价,这么高的价格,即使西方的大家也难以企及,油画画得跟国画一样好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回了梅翔一个感激的眼神,胡玄宁笑道:“学油画,需要一个基础一种天赋,基础就是对素描的功底要求很高,而我最擅长的工笔仕女,一样需要深厚的素描功力,我正式开始画仕女的时候,我已经可以在五分钟之内将一副人物素描的轮廓完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黄萌萌插话道:“玄墨老师,吃完饭我能耽误你五分钟吗?我想请你给我画一副素描肖像,我会付费的!”

    胡玄宁:“……”,他真想扶额,这姑娘怎么这么没眼色呢?我要是对你有兴趣,还用得着请别人帮我吹捧吗?!

    彭也白了黄萌萌一眼,急忙将被她打断的话题引领过来:“玄墨老师,学好油画需要的天赋是什么?”

    学生这么懂事,胡玄宁赞许地点点头,续道:“学好油画最需要的天赋,就是对色彩的领悟力,而我从小就对色彩极其敏感,同样的布料,一点点色差我都看得清清楚楚,所以我笔下的色彩,总比别人要生动一些,这也是我学油画毫不费力的重要原因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彭也有些沮丧,看来搞艺术,天分确实是第一位的,不然像他这样的,勤奋耕耘很多年,到最后也只能到剧组来当美术师,成名成家就别想了,养家糊口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在几个人围着玄墨老师说话的时候,黄萌萌跟陶艳都放下了筷子,专心致志地听大家说话,并不时地偷瞄几眼胡玄宁,满脸都是崇拜和仰慕,迷妹嘴脸暴露无遗。

    唯独晨星,自始至终都在用心地吃菜,对他们的话题根本没什么兴趣,汪兆星见她一直连看都不看胡玄宁一眼,心里有点明白胡玄宁的没把握了。

    正主没反应,汪兆星也觉得很挫败,他干脆将话题转到婚恋问题上:“玄墨老师,你的事业这么成功,我听说喜欢你的姑娘犹如过江之鲫,你就没想过结婚成家吗?”

    胡玄宁这才看了晨星一眼,不紧不慢地说:“想过啊,可是感情的事,阴差阳错居多,大部分时候都是我喜欢的,人家不喜欢我,喜欢我的,我没有感觉,所以就一直蹉跎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晨星浑然不觉,陶艳却看到了胡玄宁扫过来的眼神,她的心里一激灵:“难道玄墨老师喜欢晨星?”

    :。: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