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一十二章 亲自邀约
    苏玥要送父亲回家,苏景川说不用,他的保镖可以照顾他,让苏玥自己先回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苏玥回想着跟父亲说话的情景,越来越觉得问题很大,父亲也不过五十出头,偶有血压不稳,但是并没有很严重过,今晚这是怎么了?突然这么厉害了?

    难道是父亲这次去中东几个月,那里的气候恶劣,他的健康情况迅速恶化不成?

    他又想起父亲看到吴琪照片的反应,难道是因为她?父亲跟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想想又觉得不可能,父亲的工作繁忙,说他日理万机毫不为过,哪有这个闲心跟小姑娘来往,更何况,他母亲是什么人?他觉得以父亲的精明,不可能不开眼地去做这样的蠢事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吴雨霏,苏玥突然打了个冷战,天,不会是这样的事情吧?

    苏玥心事重重地回到了白玉山庄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里,晨星早睡着了,他洗漱了一下,也上床躺下了,这个床真的很舒服,他本来有很多事情要想,结果躺下几分钟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黎明时分,晨星翻了个身,自动滚到了他的怀里,他伸臂搂紧了她,晨星醒了,见他还睡着,就调皮地亲了亲他的眼睛,苏玥被她闹醒了,就将她翻到自己身上,说:“再主动一点。”

    两人嬉闹着,晨星这才知道这个床的奥妙之处,这个床有着很厉害的智能配套设施,50盏情绪灯可以通过床上内设的脉搏传感器和他们的心率同步,投射出跟他们当前的情绪最搭配的光影图案,床底还配有超重低音单元和四个扬声器,会让你的身体随着音乐和床一起震动。

    这一波床上运动就格外地酣畅淋漓,两人洗过澡之后,晨星叹道:“苏玥,咱们不能睡这样的床,太舒服了,我昨晚本来带着耳机躺下的,想着听完两节课程再睡,结果一躺到床上,不到三分钟我就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做*,感觉就不想停下来,你说长此以往,咱俩会不会玩物丧志,天天就不想起床了?还是换个钢管床得了。”

    苏玥正在刮胡子,边刮边说:“没事,我的意志力坚强,你以后不想起来,我把你扛下床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晨星知道他每天要上班,肯定无法这样懒散,玩物丧志的确实是自己,就很认真地叮嘱他:“往后你出门的时候,见我没起床,一定要把我叫起来。”

    她站在床边换胸罩,可是觉得怎么都扣不上扣子,就又在抽屉里拿了一个胸罩,还是扣不上,只得叫着苏玥:“你帮我扣一下,怎么突然扣不上了呢?”

    苏玥用力一拉,终于帮她扣上了,但是她觉得勒得有些不舒服,苏玥打量了她胸前两眼,笑道:“你的胸围变大了,这些胸罩都小了,该买新的了,我给稥家打个电话,让他们一会儿给你送一批过来。”

    晨星往自己的胸前看了看,很是奇怪,她这是突然发育了吗?

    苏玥想起华夏一位专家给他科普的知识,那位专家说,华夏女子的胸围之所以普遍比西方女子的小,一个很重要的原因,在于华夏的女子相对保守,恋爱和*生活开始的都比较晚,所以华夏的女子结婚后,这方面的进步比较大。

    苏玥到了办公室里坐下,才给母亲打了电话:“妈,我回来了,先到单位上班,中午我回去陪你吃饭。”

    胡碧微很高兴:“好啊,中午我在家等你。”

    苏景川这里将吴雨霏的资料交给自己的生活秘书霍龙,交代他:“马上安排我跟吴雨霏女士见面,越快越好,我有要紧事,这件事安排好了,再排我的其他行程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,这个行程对所有人都保密,包括苏玥和我夫人。”

    霍龙点点头,赶紧安排手底下,让他们一个小时之内找到吴雨霏的联系电话。

    他的手底下行动很快,迅速弄到了吴雨霏的电话号码,霍龙亲自用加密电话跟她联系:“吴女士您好,这里是苏景川董事长办公室,董事长有要事想跟您面谈,还请您拨冗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吴雨霏毫不客气地说:“抱歉,我没时间,也跟他无话可说!”并且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霍龙只好再次打过去,这次打了很久,吴雨霏才接了电话,直接怼他:“何必纠缠,不想见还不行吗?他还强着我去见他不成?”

    霍龙只得低声下气地说:“吴女士,很抱歉,我是他的生活秘书,老板说有特别要紧的事情找您,您可能不知道,我们老板特别忙,如果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,他也不会这样安排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,就是不见!”吴雨霏再次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霍龙没招,只好去找苏景川汇报,苏景川听说吴雨霏不想见她,就让霍龙先出去,他亲自跟吴雨霏联系。

    他拿出自己的生活手机,给吴雨霏打过去,吴雨霏犹豫了片刻,还是接了,只听见电话里一声长叹,苏景川幽幽道:“二十多年不见了,真的这样讨厌我吗?”

    吴雨霏一肚子的委屈无处发泄,讽刺道:“我怎么敢见您呢?您夫人可是亲自威胁过我,胆敢再纠缠你,她会让我身败名裂、全家都别想有好日子过!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等事?我真的不知道她会这样对付你,我向你道歉,这些年,我其实早该去问问你过得怎么样,可是我怕她对你不利,一直不敢打扰你,没想到还是让你受了这么多的委屈。”

    吴雨霏的眼泪一滴一滴地滴落下来,她的委屈,岂是他一句道歉就可以弥补得了的?没有他,她这些年也过来了,最艰难的时候都过去了,到了今天,她又何必再跟他牵涉下去?

    听见电话那边的吴雨霏流泪了,苏景川的心里很难受,他揉揉眼,放低了声音说:“雨霏,当年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得陇望蜀,太不知足,我一直觉得愧对你,可是又无法弥补你,几次给你银行卡,你都原封不动地退回来,我也真没有其他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“今晚七点,咱们在东山会所见个面,说点要紧的事情,好不好?我给你担保,我会安排妥当,不会有任何对你不利的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:。: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