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四百六十四章 派对(3)
    见金茉莉过来了,段婉儿马上让出了主唱的位置,对胡佳佳几人说:“难得茉莉归队了,咱们来一首beyond的《喜欢你》吧?”

    其他人自是没有异议,金茉莉也没有推辞,或者说,她今晚过来本就准备露一手的,她穿着淡紫色的露肩低胸晚礼服,雪肌如玉,鹅颈修长,戴了一对硕大的蓝宝耳环,往演出台上一站,霎时有了睥睨天下的气势。

    胡玄宁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妙,他往孟雅琳的身后缩了缩,希望金茉莉没有注意他。

    贝司的前奏结束后,金茉莉开了口,胡玄宁从不知道,金茉莉的粤语这么好,嗓音的爆发力这么强,能把一首摇滚歌曲唱得这么柔肠百转,也许,他跟他在一起的那一年多,他从来没有用心地去了解她。

    他伤她伤得那么深,即便是过去了这么久,他依然可以听出来,她在凭歌寄意,在场的许多人,都听出了歌者内心积郁的、无法排遣的痛苦和感伤。

    胡玄宁突然有些意兴阑珊,他都做了些什么?他交往过的那些姑娘,哪一个不是有才有貌之辈?他也喜欢过,可就是提不起结婚的兴趣,他总觉得自己肯定会后悔,所以一再地做了负心人。

    孟雅琳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,她是个凡事喜欢说到明面上的人,遂问道:“怎么了,你认识她吗?”

    “何止是认识?”胡玄宁自嘲道:“她是我前女友,交往一年多之后,她想结婚,我就提了分手,懂了吗?”

    孟雅琳点点头,这有什么难懂的?

    胡玄宁喝了一口手里的红酒,不看孟雅琳,自顾自地说:“你不懂,我是有名的负心汉,跟我在一起的女人,很难有个结果,我就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人!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告诫我,我不怕,”孟雅琳快人快语:“愿赌服输,你这样出色的男人,对很多女人来讲,天长地久本是奢望,曾经拥有就已经足够。”

    哦?胡玄宁扭过头来看了孟雅琳一眼,心想:她是认真的吗?这种女孩子倒真的挺适合自己,不过转念一想,她是演员,逢场作戏本就是她的强项,说不定她也厌倦了那种稳定的关系,就喜欢猎奇猎艳呢?

    胡玄宁有些感慨,他决定今晚早点回去,好好想想自己的以后,是不是该结束这种随心所欲的生活了?再这样下去,自己会不会也变成了“集邮爱好者”的猎物?

    就在他发呆的当口,苏景川和胡碧薇过来了,苏玥跟晨星商量,问她是想去他的卧室里看书,还是跟佳佳一起玩一会儿,晨星很怵胡碧薇,决定上去看书。

    苏玥给父母倒上茶水,此时大厅里的才艺表演也告一段落了,苏玥给薛连的人挥挥手,这些人马上心领神会,先是抬出了一个几千朵玫瑰搭建的花台,然后又拉出了一个大大的红、粉玫瑰扎成的love,大厅里有人开始尖叫起来,这是谁要求婚了吗?

    张秋山、艾明辉他们都以为是苏玥要求婚,纷纷过来给他道喜,苏玥摇摇头,指着伊姆王子,他们才知道,原来是他!

    艾明辉很细心,他见苏玥的父母一过来,晨星就没跟苏玥在一起了,心知他的父母不看好他的这段感情,看来苏玥的婚姻问题,恐怕跟自己一样,不会很顺利。

    工作人员迅速点燃了九十九盏做成玫瑰状的香水蜡烛,关掉了大厅里所有的吊灯和,只能让苏玥给他安排。

    她终于确定,父亲是爱她的,这个认知,弥合了她内心因为缺乏父爱而形成的、深刻的不安全感,她流着泪,伸出手,让伊姆当众给自己戴上了那枚大钻戒。

    伊姆欣喜若狂,他努力了这么多年,终于打动了心上人,他也流下了热泪,给吴琪戴上戒指之后,他虔诚地亲吻了吴琪的手指。

    吴雨霏也哭了,她再一次意识到,让吴琪跟父亲相认,是非常正确的决定,这个恐婚恐了这么多年的孩子,终于放下了心结,开始步入人生的新阶段。

    台下热烈起哄,要求他们“亲一个”,伊姆知道吴琪的父母都在场,怕这样他们心里别扭,就没有这样做,他站起来后拉着吴琪的手,激动致辞:非常感谢我的岳父岳母,他们生下了这么出众的女儿,特别感谢我们的弟弟苏玥……

    吴琪吓了一跳,生怕他说出更多的东西,赶紧伸手捂住他的嘴巴,小声道:“好了,感谢的话咱们私下说。”又对众人说道:“谢谢大家的见证,大家继续玩吧。”然后拉着伊姆就下了花台。

    刘清雪亲眼目睹了这一切,才有点明白吴琪说苏玥是她弟弟的意思了,至少伊姆王子,就是将苏玥看作弟弟的。

    舞曲重新响了起来,苏玥带着吴雨霏、自己的父母和伊姆、吴琪去了别墅的大客厅里,商量结婚的细节。

    苏景川对伊姆说:“你回头跟你父亲说一下,我跟他见个面,当面约定好你们的婚事,他给你多少财产,我给吴琪多少嫁妆,你们结婚的婚房,都由我来安排,在京城你们就住西山别墅,阿布扎比那边,我回头带着吴琪去选。”

    伊姆根本没有想到,他竟有这么财大气粗的岳父,他压根不在意吴琪的嫁妆好不好?他只是爱上了吴琪这个人而已!

    岳父这么有钱,恐怕父亲的压力就大了,他父亲四个老婆,他兄弟姐妹众多,父亲给他们兄弟准备的结婚基金并不会很多,现在就是为了面子,恐怕也不得不多给他一些了。

    :。: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