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五百零二章 交涉
    知道了江明顺的想法,苏玥就让他放心,欧洲国家有很多景色优美的小镇,他这次回去后就让助理重点了解几个适合做饭店生意的地方,筛选过后供他们选择。

    晚上刘月梅做了一大桌子的菜,宋培基对其中一道海参烀蹄子尤其偏爱,觉得这种做猪蹄的方法闻所未闻,更重要的是,佳佳最爱吃猪蹄,她听信了那些美容教主的话,说猪蹄能美容养颜,几乎天天都要吃一只,他这次一定要跟晨星的妈妈学会做这道菜再回家。

    晨星笑他识货,告诉他这做道菜很费工夫,先煮再炸,然后又蒸又炝锅的,整个做下来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如果想学,恐怕看一遍都记不住整个工序。

    宋培基羡慕地对苏玥说:“表哥,你真有口福,晨星的妈妈手太巧了,你都不知道,我前几天去佳佳家里,她妈第一次开了金口留我吃饭,结果给我做了一碗青菜挂面,气得佳佳拉起我就走!”

    “那是她故意寒碜你,”苏玥笑道:“我舅妈做饭虽然很一般,也不至于不会好好炒几个菜,而且她家里还有厨子。”

    “佳佳也这样说,那天佳佳气坏了,跟我说,她妈以后去我们家住,让我天天给她下方便面吃。”

    晨星的妈妈快笑死了,哪有这样恶心未来姑爷的?也就他们城里人能干出来这种事,在他们乡下,不管对女婿有多大的意见,女婿上门都是盛情款待的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上楼,晨星的妈妈让苏玥仍然住在晨星的套间里,晨星自觉去了隔壁房间,她妈妈跟过来小声跟她说:“你们结婚了就住一起吧,那些规矩都是老辈人的迷信,说什么姑娘跟姑爷住娘家会坏娘家的风水,现在都没有信这个了,老蔡家有三个女儿,正月回家拜年都是住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晨星虽然有些不好意思,可是还是不想一个人睡,就关了门去了苏玥那里,苏玥看见她过来很惊喜,小声问道:“怎么,你想偷偷过来住?”

    晨星把妈妈的话说给他,苏玥很高兴,开玩笑道:“这才是亲丈母娘啊,知道晚上我一个人睡不着,说实在的,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规矩。”

    晨星掐了他一把,小声道:“晚上注意点,我爸妈就住在我的楼下呢!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晨星和苏玥还在睡梦当中,就被一阵吵闹声惊醒了,楼下好像来了很多人,晨星竖耳倾听了一会儿,赶紧坐起来了,苏玥问她:“怎么了?你听出来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是餐馆的房东石家的人,听说我爸妈回来了,来了好几个人,气势汹汹的,要我父母马上卖房子赔偿他们家的损失呢!”

    苏玥有些生气,说:“这家人怎能这样呢?这不是明显欺负人吗?真要讲理谁怕谁啊?这件事你别出声了,我下去处理吧!”

    苏玥穿好衣服下去,径直走到一楼的大厅里,石家的人正跟晨星的父亲拉拉扯扯,苏玥往客厅里一站,咳嗽了一声,怒道:“你们到底想干什么?想打架吗?”

    石家的人见他气宇轩昂、风采过人,气势顿时弱了几分,其中一个机灵的,小声跟石家的当家人说:“这个可能是他们家的女婿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拉扯着晨星父亲的男人立马松了手,对苏玥说:“我们也就是来摆摆昨天发生的事情,你也知道,我们家的房子都被炸毁了,损失这么大,总得有人承担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凭什么就觉得应该我们承担责任呢?”苏玥反问道:“既然你们损失重大,也值得你们去聘请一个律师,你让你们的律师跟我说话!”

    “那个,”石家比较机灵的大儿子赶紧上前给苏玥抽了一根烟,苏玥摆摆手,说自己不抽烟,石家的大儿子就堆了一脸的笑,说: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们家的房子之所以毁掉了,就是因为江家的饭馆着火爆炸了,难道不该他们赔偿我们家的损失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知不知道他们家的饭馆为什么会爆炸呢?”宋培基也进来了,对石家的大儿子说:

    “警察已经有证据证实,江家的餐馆是被人故意纵火的,这件事跟他们夫妻俩无关,警察已经准备通缉那个纵火犯,江家也是受害者,你们凭什么让他们赔偿你们的损失?这次的事情,你们家损失很大,江家难道就没有损失吗?”

    石家的人眼见又进来了一个男人,而且一看就是更不好相与之人,登时不敢胡搅蛮缠了,石家的当家人说: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没法子,眼看着出了这样的事,我昨晚急得一夜都没睡好,我那个房子,本来每天都能生钱呢!现在等一天我的损失就大一天,之前大家也有多年的交情,所以就想来问问,江家能不能跟我们一起筹点钱再把房子盖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还像一句人话,苏玥想了想,对石家的当家人说:“我也不是在乎钱的人,只是这个钱该怎么出,恐怕需要有一些约定,咱们这样谈也谈不出个名堂。”

    “说实在的,我也很同情你们,毕竟这是飞来横祸,这样吧,你去找个律师,我让我的律师过来,让他们一起谈个章程,需要用钱,我可以借给你们,但是再像这样上门找事,也别怪我们不客气!”

    石家的人得了苏玥这句话,赶紧陪着礼出去了,等他们走了,江明顺关上院门,对苏玥说:“没事,这件事不用你管,我这里还有些积蓄,明天先拿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苏玥拉着江明顺的手进了客厅,小声道:“爸,我父亲昨天已经给我打过来了200万,这件事,连累了你们,我已经万分不安,钱的事,您老就别插手了,您相信我,我们家,最不缺的就是钱了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下午我的律师就过来了,咱们既要给钱,又不能让石家觉得理所当然、觉得就是咱们欠了他的,这中间的分寸拿捏,让我的律师去办,我这里还有两个人,我们回去之后,让他们在这里住两天,谁再来上门挑衅,一律撵出去!”

    :。: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