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《剑墟》正文 第两千三百九十一章 火力全开
    沈放一挑眉:“下次再来,要让我们苍狼宗付出血的代价?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转冷了,“至少有一句话你说对了。

    你说我心机很深,隐藏着实力,这一点,我不否认。”

    他的双手在胸前淡淡挥扬,气血加持,黄剑缓缓地扬到半空中。

    嗡地一记锐啸,剑芒吞吐出三尺神辉,杀气冲天而起。

    淡淡地问道:“李淑华,你们真以为在今天我不敢杀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,还要打吗?”

    李淑华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她看出沈放动了真怒。

    她出言威胁要苍狼宗付出血的代价,这一点,是真惹怒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师姐,你退下,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华冲深吸一口气,迈上一步,一身气息蓬勃生发,整个人宛如一尊天空中的恒星,散发着炽热而危险之极的光芒。

    沈放要杀人?

    方才惜败程一落一招,是因为程一落更强。

    不过和程一落一战之后,他的潜力被激活燃烧的更充分,恒星斩的力量也不知提升了几筹。

    实力提升后,他感觉再和沈放打已经有一些把握了。

    沈放敢这样逼迫他们?

    他目光中散发着咄咄逼人的光芒,将刀芒挥扬在胸口,紧紧地盯着沈放:“沈放,我到要看看,你是怎样杀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。”

    沈放深吸了一口气,体内的气血力量节节攀升,3100个普通神人的力量融汇到了一处,齐齐提至手臂。

    嗡。

    黄剑上剑芒暴涨,刹那间冲天的光华流转,将整座山谷完全映照的一片明亮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感觉眼前光芒刺目,不能直视。

    气血之力加持着剑光猛然挥扬了出去。

    唰!剑芒锐啸横飞,凭空掠出几百丈,只一闪之间,直接就横飞过山谷,刺到了华冲的胸前。

    华冲一凛,感觉这一剑的气势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赶紧将长刀举了起来,不动如山,渊渟岳峙,身上有一抹恒寂伟岸的庞大力量,让他的双脚如生根了一样,扎进山石地面,整个人与天地融为了一体。

    一刀挥斩而出,划过虚空。

    铿锵!刀剑相击,炽烈的火星如鲜花般绽放。

    华冲闷哼了一声,就感觉一股无法抵御的巨力从刀身上直传到胸中,这一剑差一点将他胸中五脏六腑全都冲得炸裂开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他双脚离地,被这股剑力冲击得箭矢一般倒射出数里远。

    脸色一下子变了,都不敢想像,沈放的力量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变态的,比方才战斗时增长的可不是一倍两倍。

    程一落是一种神力,沛不可及,沈放的却是近乎于妖力,还是无数大妖汇聚到一起形成的合力的那种霸道力量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

    他狠狠地一跺脚止住身形,眼睛都红了,刀芒上扬,气势疯狂上升,在提全部的战力。

    哪怕对方就是绝对战力强悍,他也要再拼一拼。

    “想看我杀人吗,我就成全你。

    想让苍狼宗付出血的代价?

    今天我便打得你今后不敢上门。”

    沈放的手一扬,气血力量悉数灌注进剑身上,又是一剑劈了过去。

    金色的剑芒亮起,剑光在虚空中拖曳出金色天河般的剑芒匹练,匹练越拉越长,蕴含着的剑劲恐怖的出奇。

    御剑飞行,一剑狠狠斩向华冲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刀剑相击,再次释放出炽热无比的火星。

    华冲这次更不堪,身体倒躬着,又一再倒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3100个普通神人的力量融合在一起,那种合力下,一剑就能轰爆城门,能在重力矿脉中走到1500丈的深度,能一剑轰爆一百多个梵西岭。

    这种力量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能挡得住的。

    砰砰砰砰砰……发飙的沈放极其恐怖,气血御剑,其剑速飞行与程一落的的轻飘飘棒影颇为神似,只不过这种气血之力加持,让剑芒更加霸道,强悍的惊人。

    宛如一条真正的九天神龙终于发威了一样。

    轰。

    又一剑将华冲狠狠斩退。

    整座山谷中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。

    人们的目光追随着两人飞速地掠过,这一路上,华冲除了倒退,就找不到第二个动作,直接就被沈放压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“沈放,不要欺人太甚。”

    华冲怒吼,硬扛着沈放的剑气冲击,手中刀上恒星之芒大作,炽盛的光芒照耀天地。

    恒星斩。

    他拿出了最强的恒星斩力量,又一刀向前迎了过去,想要将沈放挡上一挡。

    “华冲,原本这种力量我是留着要杀死冯万默的,只怪他命好,中途受了伤,我不好出手杀人。

    今天只能说,你惹怒了我,这种力量就由你来承受吧。”

    气血,剑虹!沈放的剑速飙升,扬手再次将剑影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剑影撕裂天地,携带着无可抗拒的力量,去势如电光闪烁。

    这一剑,达到了气血力量的极限。

    轰!华冲的长刀直接断为数截,整个人如被猛犸巨象踢飞的猴子,身体倒躬着直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大口鲜血喷出,直接倒飞出数里远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身体径直摔到了冯万默与那几个佣兵强者的脚下,将那些人惊的差一点跳起来。

    整座大山一片静默,紧接着轰地一声完全炸开了锅。

    “什么,沈放在追着华冲打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力量,哪里是惜败一招,这分明就是碾压,无限碾压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华冲根本就没有还手的机会啊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沈放还隐藏着这么深的实力,这一刻他才底限全露,这才是他的真正战力吗。”

    “他说他留着这些力量是准备杀冯万默的,天啊,原来方才那一战,沈放一直是在留着力,如果冯万默没有受伤,现在怕都没命了吧。”

    群山中一片哗然呼声,所有人都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年轻一代最强者,这才是年轻一代最强者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疑问,沈放绝对是年轻一代最强者,这个名头不做他人之想。”

    “立住了,这个二级宗门,沈放将其立住了。”

    呼声如海,一浪高过一浪地漾了出去。

    后边苍狼宗的众弟子无不坐直身体,狂热地盯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他们从沈放的狂暴杀戮中,看到了一种强势,一种蛮横,一种无边的霸气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一宗之主应该具有的气度。”

    “天啊,宗主这么霸道,以后我们可有福了,在这样的宗门里修行,谁敢惹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别看佣兵组织那么咄咄逼人,但有宗主罩着,以后我们就不怕了。”

    众弟子七嘴八舌地议论着。

    梵西岭和莫蕊、傅灵儿几人也站了起来,互相对视了一眼,这一幕让他们看的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“沈放直接抢了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名头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成了,就凭这一战,他这个名头抢成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感觉心里前所未有的踏实。

    就凭沈放的这份战力,他们苍狼宗的建宗盛典将再无阻碍。

    嗡!黄剑悬停在华冲的头上,也悬停在了冯万默与那些佣兵强者的头上。

    剑芒吞吐,杀气逼人,在冷森森的剑芒下,无论是佣兵那伙人,还是李淑华那伙人的脸色都极为难看。

    “我不畏任何人的挑战!”

    沈放双手结印,淡淡扬在胸前,声音朗朗地传了出去:“但是在挑战我之前先问问自己,够不够那个资格。

    想要阻止我们苍狼宗建宗,也先问问自己,有没有那个实力。”

    嗡!沈放双手一旋,黄剑气势如虹,倒飞回来,呛地一声归入剑鞘,入鞘之声声震山野。

    那边的两伙人全都心丧若死。

    华冲想争年轻一代最强者,帮李淑华出气,最后却被人家碾压一般地蹂躏,面子完全被人踩在脚下揉搓着,现在别提争什么最强者了,能保命活下来都算他命大。

    冯万默也脸色苍白,浑身打着摆子。

    他怀疑沈放找人暗杀他,而现在看来,人家沈放用吗,那是什么实力,碾压华冲?

    那种实力下,就是他上去也是无法还手的节奏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他提前有伤在身,就凭他代表佣兵的这个身份,沈放怕是真会杀人吧。

    同是年轻一代的,沈放是如何修出那种变态的实力的?

    他心中全是震撼。

    他们不知道,沈放在过去的两个月里,足足炼化了1300多株血参,就是用魂能淬炼,也没有一次性淬炼过这么多。

    原本沈放的实力就站在了年轻一代的巅峰,再炼化那么多数量的血参入体,现在的实力真的已经远超年轻一代了。

    “沈放!”

    苍狼宗那边,傅灵儿、莫蕊众人笑靥如花地拥上来,她们的宗主如此强势,一挽建宗颓势,方才那一战简直太威风了。

    “宗主!”

    梵西岭满脸喜色走到了后边,低声道:“吉时马上就要到了,我们的建宗盛典,是否马上开始?”

    “好,开始!”

    沈放一挥手。

    梵西岭大喜,转过身去,向后边的负责弟子一点头,负责弟子也站起身,冲后边等待多时的众弟子做了一个开始的手势。

    咚!冲天的礼炮在大山四周鸣响,彩屑纷飞,礼花冲天,在山谷上空交织成一片繁华的光色。

    苍狼宗如时建宗,盛典盛大的令天地都要失色,这场盛典,最终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止。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