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《万世为王》正文 第七百八十八章 小白狐
    显然,这头异兽,将姜南、安悦悦和小奶娃当作是可口的食物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么一头异兽,最多也就堪比化祖初期,如何能够威胁得到姜南。

    天引神辉随着姜南的意志而显化,直接将这头异兽给震飞出去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的在意,强横的神念在这个时候随着放开,探寻这片南荒禁地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“嗷!”

    南荒禁地内,空气中的妖气非常浓郁,空气甚至都显得有些浑浊。

    但是,灵气却也非常浓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于是很远古时期的那等环境,极适合生灵的繁衍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妖兽类和植株内的生存,自是有利。

    他探开神念探寻,这个过程中,一头又一头的凶兽随着出现,朝他扑来。

    不过,结局没有什么疑惑,这些凶兽无一例外,全部都被给震飞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这些凶兽不强,事实上,这些凶兽非常强,都是能够堪比化祖级的存在,体魄强横的慑人,一般的化祖级修士还真的是挡不住这些凶兽。

    但是,这些凶兽放在他眼前,那就确实是有些弱了,现在的他,就算是化祖巅峰级的强者,他也可以轻松的斩杀,只需简单的一指便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毕竟,在刚达到化祖初期时,他就可以轻易的斩杀仁元宗的化祖巅峰强者,如今修为达到了化祖中期,又在羽仙塔内使得己身的阳气得到淬炼,各方面能力强了三倍,如此,种种结合下来,他现在的战力比最初化祖初期的那个时候,可是强了很多很多。

    他放开神念探寻,在震飞一头又一头的凶兽后,终于是以神识捕捉到了不少的天材地宝。

    “三仙株。”

    眼前生长着密密麻麻的一片三仙株,缠绕着很浑厚的药香。

    这等东西,对于他没有用,毕竟,他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化祖级别,这等东西,只对化祖级以下的修士有用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这对他来说没什么用,但他却还是将这些三仙株全部给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对他没有用,但对他的部下们,可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他的部下有很多,这些三仙株,对他的部下有用。

    收起这些三仙株,他招呼安悦悦继续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神念一直放开着,扫视这片南荒禁地内的各个位置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南荒禁地是凶兽的天堂,这其中的凶兽太多了,且,个个妖气惊人,大部分都是万法级和化祖级,不断朝着他扑杀而来。

    对此,他没有怎么在意,天引神辉环绕体外,但凡扑来的凶兽,全部都被自然而然环绕于体外的这些天引神辉给震飞。

    当然,他只是以天引神辉将这些凶兽震飞了而已,并没有下杀手。

    他觉得,没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偶尔遇到一些超级强的化祖级凶兽,他会自己动手,简单的对战一番后,将这些凶兽一一扫飞。

    依旧没下杀手。

    而这么做,自然是他故意为之,为了做给小奶娃看,让小奶娃观摩学习,在潜意识里留下战斗的记忆。

    小奶娃被他以神辉包裹着,看着这些凶兽扑来,看着姜南和这些凶兽“搏斗”,时不时的眨眨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学到了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姜南笑问道。

    小奶娃还不能口吐人言,不过却似乎可以听懂姜南的话,一边点头,一边咿咿呀呀的和姜南比划。

    姜南轻笑,他所做的俨然对小奶娃还是有用的,给小家伙留下了些记忆刻印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前方传出唧唧吱吱的叫声。

    不远处,一头凶兽从前方踏出,足有三丈多高,口中含着一只小白狐。

    小白狐已经浑身是血,眼中带着绝望和惊悚。

    “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安悦悦叹道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小白狐还只是处在幼年期,如今,却就要被吞食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也没有太过在意,修行界是弱肉强食的,但是,修行者大部分还是有人性的。不过,在南荒禁地这样的荒芜之处,蛮兽遍布的区域,这其中,哪里有什么人性可言,在这样的禁地之中,基本情况,不是吞噬,就是被吞噬。小白狐叽叽喳喳惊恐叫着,不过,很快也就不叫了,变得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它眼中,带上绝望。

    被凶兽咬在口中,它的双眼就正对着姜南这边。

    看着它眼中的绝望,姜南心头微动,这种眼神,像极了前世失去叶倾舞的他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他也是这样满目的绝望。

    这等绝望,不像是自己怕死而绝望,更像是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嗡!”

    他抬手,天引神辉化作一道光,瞬间将凶兽的嘴震开,包裹着小白狐,拉到他近前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凶兽怒吼,被夺取口粮,直接冲着姜南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姜南弹指,一道光辉飞出,直接将这头凶兽震飞。

    在这个过程中,一具尸骸从对方口中落了出来,还带着些许胃液,俨然是受到他这一击重击,使得这尸骸被从对方的肚中震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尸骸,已经是面目全非,只能依稀间分辨出是一成年的雌狐。

    小白狐被天引神辉包裹着,当即唧唧叫了起来,想要挣脱出天引神辉。

    姜南动容,这是小白狐的母亲?

    他松开天引神辉,小白狐立刻就扑了过去,唧唧的不断叫,大眼睛中有泪水不断落出。

    姜南于是明白了,为何刚才小白狐会有那样的绝望眼神,原来是自己的母亲被之前那头凶兽吞噬了。

    他也大致猜到了,估计那头凶兽已经是吞食了许多的食物,吞食了小白狐的母亲后,已经是很饱了,所以那时只是将小白狐含在口中没有吞下,估计是想等腹中再饥时下咽。

    小白狐伏在死去的母狐的尸骸上掉眼泪,可怜兮兮的。

    母狐的尸骸早已经是残缺的很厉害,其上还带有之前那头凶兽的胃液,小家伙伏在母狐身上抽泣,自己的皮毛也随着被腐蚀,发出嗤嗤嗤的响。

    但是,小家伙却似乎没有察觉,大眼睛不断的掉眼泪,用小爪子扒拉母狐。

    姜南抬手,点出一头天引神辉,将母狐身上的之前那头凶兽的胃液抹去,以避免小家伙继续被灼伤。
为您推荐